封城在家的日子

从 3.18 到今天,已经 12 天了。

之前的日子,忙孩子忙自己的工作,加上因为住得离工作地点和学校远,所以每天来回的车程已经花了很多时间经历。所以周末假日除了洗平日累积的衣服和打理孩子的基本起居后,我只想瘫在沙发,手握遥控电器按电视节目。

感恩宇宙,让我平安自在地呆在家里。做馒头,做面条,准备三餐。当然,在家隔离的同时还是要处理公司的工作。感恩我的屋子这么久以来庇护我,清洗整理冰箱,抽油机,房间;感谢它们的付出。

感恩孩子还在身边,平安健康。

每天都是恩典。每天的生活都是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我会让你后悔”

这是我很常听到的句子,一直以来我不明白,为什么别人都是扮演给另一半脸色看,给另一半难听的话听的角色;可我就得做听难听的话看难看的脸色的那位。

人不痛苦,就不会想找寻他法去让自己活得更好,对吧。如果今天我是有钱人,不用为生活忙碌,爱干嘛就干嘛,也不用每天受气,又可以做那个“我爱讲啥就啥”的那个,那我每天醉生梦死就好啦。我干嘛一直活在疑惑为何自己不是霸气给人气受的那个,然后拼命想找方法摆脱“一直接受负能量”的这个体。

警告我会后悔这句话,我听了不下百遍,由前面被这威胁奏效,直到对方重复无数遍之后让自己才开始接受这个句子。可能也是因为心态由恐惧转到疲惫,由不能掌控自己的人生的那种无力感到迫切想拿回掌控权了。

可能我真的会后悔,如那人所说的,但是我也相信,不断地对别人重复这句话的人,同等的频率能量也将会回到他自己身上。

我就继续走好自己的路吧~

在“受害者”角色醒觉

以前的我,总觉得自己运气最不好,不好的事情都发生在我身上。

在我的童年,只要有一天没有被打被骂,就是好天,可是这也是那么的一千零一天。

大多数时间都是自怨自哀地过,朋友也没几个。

前几个星期我在《简书》看到一个作者写的东西和我的成长雷同有共鸣。他说,小时候会把每件可能经历的事情先在脑海里排练最倒霉的遭遇;那么当倒霉的事情发生时,你就不会那么伤那么痛。这一篇文章,顿时把我以前很长时间用的思维模式忆起来了。这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活法;我真的想不到还有人和我用同样的方式保护自己。

由于心灵很脆弱敏感,在做不到和大家聚会表面嘻嘻哈哈欢乐的社交然后回家就把废话抛在脑后时,我选择了花大量时间独处了解自己,甚至想知道怎么让自己格格不入的性格心灵得到解脱。当自己不再是十八一朵花,每天迈向老化的女生该如何接受自己并把心思投在“活得更好”这块上面。怎么能不自怜自哀,并可以不在意许久不见的朋友或前同事对你渐衰的外型的一些·说法,或无法掩饰他们脸上那种对岁月不留人的感叹。我没有资金时间留住青春,我只能用仅有的资源保住我的健康提高我的心灵智慧。

其实我想表达的,只是我们都要学习转念,就如《一念之转》那本书说的。其实我们可以用很多很多不同的角度去看待一件事情,为什么非要从“社会大众”的角度去看呢?再者,每个人用几秒钟的时间评价(可能会伤到你的心)你,然后他们就忘了,继续批评其他人社会风气等等。不值得为了他们沉溺在“受伤”的假象。这是“假象”是因为只要你头脑不同意他说的,他的话可以像“屁”一样,闻/听到的时候很臭,可是过不久臭味就散去了。

为什么我不可以说我想说的话?

从小,母亲情绪非常敏感,只要说到不顺耳的话,不是骂就是打。所以逐渐变得少话,少说少错。

中学参加团队活动,一天队友和带队老师一起在几个圆桌吃饭。我坐在老师旁边聊天,突然,也不记得自己对老师说了什么,另一旁的同学当着队友和老师的面前提醒我不能这样说话。

就这样,我变得更寡言。

工作时,上司吩咐不能和其他部门透露太多,这导致有时候都分不清楚什么是该说的,什么不该说的,我就告诉自己,少说就对了。

人生迷茫时去看命理,那师傅又叫我少说话,话语会让我惹上很大的麻烦。

婚后的另一半常常把我的话扭曲然后硬塞个罪名,尝试被冤却没有反击的力量这种滋味体验不下百次吧呵呵。。不仅如此,只要他觉得我说的话不符合他的理念想法,就立马训我不可以这样说话我的观点是错的。相反的,如果我不赞同他的想法,他就会大剌剌地吼回我:我爱讲什么就讲什么!

所以,一路都会疑惑,为什么只有我不能说我想说的话,不能表达自己的内心,别人都可以。难道自己真的一开口就是错而别人都不会说错话吗?就这样,从一个爱说话爱热闹的女孩,变成一个封闭,被“害怕说错话”的恐惧牵绊一生。

我想寻找破解的方法,我想了解人,尤其是华人,真的只能活在“宿命”里吗?(我的宿命就是少讲话以免说错话)不能自由自在地做自己?无时无刻都要由身边的人打量你的身份价值地位,来决定他是要给予你脸色看或者奉承巴结你?就比如说,一个国王说什么“屁话”都是对的吧。一个乞丐说出一个事实就要人头落地。

几年前,我很常很常发噩梦,在梦里的我,呐喊,使尽全力地呐喊,可是嘴巴就是没发出任何声音,全身用力直到身体的紧绷让我从梦里醒来,感觉到气很喘,身体很委屈。

我以前害怕孤独害怕寂寞,委屈求全。现在选择随缘。可能一个人生活有一个人的好。起码身心自由也没那么容易患病吧。每天委屈自己和不断威胁你不欣赏你觉得你一无是处的人生活在一起,又有什么意义呢?可能真的受够了。

告诉自己,不要恐惧改变,改变可能是生活带给你更好的礼物🎁。

个人的责任

一直以来,我很好奇,为何华人一生都在注重“养儿防老”。

一般人,都会害怕晚年没有依靠,因为老了没有收入,所以一部分的人从年轻时就开始“投资”一个叫“小孩”的股票/基金;从孩子小的时候就不时“提醒”他们长大了要供养父母。

可是,这套“养儿防老”的理论并不是可以100%套在每个人的身上;许多富二代富三代不都是依靠父母给予的金钱物质的资助生活的吗?

然后,这些富二代就带给了其他多数99%的一般人心里一些问号❓,“为何自己不是生长在有钱家庭,这一生即便再怎么做也不可能致富。”

于是社会开始很多怨气,然后他们把怨气带给他们的下一代,下下一代。

回到标题,《个人的责任》,去了哪里。我们不是更应该投资在锻炼身体,身体心灵健康上吗?如果你还没到年老的那一刻,你已经走了呢?你还需要养儿防老吗?

归根究底,就是恐惧操控我们,害怕老来凄凉的生活。

如果真如一些人分析的,以后我们的下一代更难买到房子🏠,找工作的竞争更加激烈,那反而不是孩子得靠我们继续养他们吗?那如果他们有了家庭,有了下一代,我们不也要养一群后代,本末倒置?

一般人可以做什么呢?个人觉得应该靠自己自食其力,给孩子树立好榜样,让他们知道对自己人生负责的重要性。而不是什么都不做却无时无刻都在期盼别人给与金钱。

如果每个人都肯为自己的人生负责,那么世界就会少了很多计算他人,欺诈,满口谎言等的事件,不会有想不劳而获的心态,更不会有“我比其他人厉害,我应该得到更多更好”这些消极思想。

那社会能量流动就会变得健康。

就由我本身开始。

天眼

很多 Youtuber 分享了如何开天眼的方法,任我们选择。

我曾几何时也不停地搜索,想开天眼。

我想要看到另一个世界;我想要让自己的生计有另一条出路。

我想要自由自在地生活,不用为了五斗米弯腰。

一方面,也想遇见一些有缘灵媒或是大师帮我提升灵性。

可是,可能是自己level不到,另一方面也可能是自己内心的恐惧感太深;尤其是夜晚,随便一样东西(猫走过)都能把我吓着。

从去年起,每几个月(偶尔时间较短)就会看到眼睛状的图形在半空出现几秒钟。最后一次看到这图形后我竟然发噩梦。我在梦里看到一个真人眼睛无时无刻看着我,我对着它大喊“不要再看着我!”。然后被呐喊却出不了声的那个情绪惊醒了。

可能我需要的,是建立更强大的内在,足以面对一切新世界的可能。

然后我想要的,才会自然而然地出现吧。

当负能量来袭时。。

无可避免地,我们每天都会需要和别人接触相处。这社会的人都随时随地“发布发泄”他们的负能量,只要他们接触的东西或看的电影情节让他们感到不舒服。(可能我们自己也是其一😏)可是有趣的是,人类都是“只许官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心态。人,永远觉得自己的发泄是合法合理,别人的发泄是无理取闹的,funny?

这些年和这些人的相处,我发现自己真的藉由不愿意再受同样的痛苦然后重复同样的模式应对这循环♻️。

以前的我,会开始批判对方的说法,接着对方就会用更恶毒人身攻击的话来反击我,之后我反而更伤痕累累。

中期的我,学会自我保护,保持缄默。虽然表面不说不回应,可我的脑袋就是不停地对对方发出的负能量作出回应,在脑袋谩骂他或心里辩驳他是错的。结果我还是很累,因为我已经吸收他的负能量。

现在的我,在心里跟自己说:“这是你的负能量,不是我的,你自己受回,我无需承受。那是你的看法,与我无关,我无需认同/否定。” 然后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不回应这种做法,反而不会损耗自己的能量,而且事情很快就过去了😄。

每种人生经验,知道理论后,还得付诸行动去学习,最终才会变成可以保护自己的武器配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