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受害者”角色醒觉

以前的我,总觉得自己运气最不好,不好的事情都发生在我身上。

在我的童年,只要有一天没有被打被骂,就是好天,可是这也是那么的一千零一天。

大多数时间都是自怨自哀地过,朋友也没几个。

前几个星期我在《简书》看到一个作者写的东西和我的成长雷同有共鸣。他说,小时候会把每件可能经历的事情先在脑海里排练最倒霉的遭遇;那么当倒霉的事情发生时,你就不会那么伤那么痛。这一篇文章,顿时把我以前很长时间用的思维模式忆起来了。这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活法;我真的想不到还有人和我用同样的方式保护自己。

由于心灵很脆弱敏感,在做不到和大家聚会表面嘻嘻哈哈欢乐的社交然后回家就把废话抛在脑后时,我选择了花大量时间独处了解自己,甚至想知道怎么让自己格格不入的性格心灵得到解脱。当自己不再是十八一朵花,每天迈向老化的女生该如何接受自己并把心思投在“活得更好”这块上面。怎么能不自怜自哀,并可以不在意许久不见的朋友或前同事对你渐衰的外型的一些·说法,或无法掩饰他们脸上那种对岁月不留人的感叹。我没有资金时间留住青春,我只能用仅有的资源保住我的健康提高我的心灵智慧。

其实我想表达的,只是我们都要学习转念,就如《一念之转》那本书说的。其实我们可以用很多很多不同的角度去看待一件事情,为什么非要从“社会大众”的角度去看呢?再者,每个人用几秒钟的时间评价(可能会伤到你的心)你,然后他们就忘了,继续批评其他人社会风气等等。不值得为了他们沉溺在“受伤”的假象。这是“假象”是因为只要你头脑不同意他说的,他的话可以像“屁”一样,闻/听到的时候很臭,可是过不久臭味就散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