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你自己的钱,才是真正属于你的。

跟自大狂生活是很疲倦的事,又或者说,自大可是没有能力履行自己的“自大宣言”。

安妮和老公,各自都有工作。相较于老公的工作,她的工钱低很多,然后工作量也比较大,比较忙,几乎下班时间还是要工作。回到家,还要不停地忙家务打理孩子学校补习的事情,分担家里的日常开销和孩子的补习费等。即便另一半给了一个家用,可是这家用还车期屋期就不够了,还是需要自己掏腰包付换所有东西包括本身的开销。坐月子的钱和开销也叫安妮自己还,安妮是和别人借了钱,然后分期两年才把坐月子的费用还清。身体都熬坏了,几次大病。

最近老公会用嘴巴说要以后让安妮不那么辛苦压力工作,让她几年后退休。安妮没有感到安心,反而觉得口头和吧时间点放到未来是最无效和抽象的承诺吧。安妮也不抱什么期望。

因为早期的婚姻两人的争吵,都是老公用羞辱的语言叫安妮搬出去,

“你搬出去,看你在外面什么屋子住,滚出去外面住小房间”

这样类似的羞辱大约持续了很多年。安妮回想,觉得好奇怪,为何明明自己也有还屋期,却要被这样对待。然后还有很多

“电费是我还的,你不要用,关掉”

“电视是我买的,不用看”

然后就直接把电视关了。

因为在家习惯了做村霸,孩子长大了稍让他不开心,他就把这些折磨转移到孩子身上。安妮每次看到孩子的遭遇,就会不自觉会想自己被欺负的那些年。

被欺负,为什么要觉得羞愧。欺负别人的人,为什么总是沾沾自喜一副得意的样子。

安妮觉得,如果老公真心想要帮她早点退休,那为何不是让安妮少还点开销,反而每一次都要安妮分担更多呢?

女生们,这一点真的只有走过的人才懂,如果一个男人真的为你着想,他会让你少支付家里的开销,希望你存多点钱,是你自己的钱哦,然后可以早点退休。

安妮只想到,那繁华唯一的可能,就是要回到十年前那般的控制狂,当安妮是佣人般服侍他,帮他倒水拿东西,什么都不做的日子,因为钱在他的手中,他要掌控别人。

夫妻,家庭,都是表面的“和谐”。只要有不怀好意的人,就会有很多“暗涌”,而外头的人,只会说你们很幸福啊!安妮每次都只有苦笑的份,呵呵。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小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