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化生活】灵魂需要俏皮音乐

画师:别动小行星

无意中看到youtube推的“cute and happy music”,按开,感觉俏皮的音符像快乐无忧的孩子般在说话。

这首歌让我忆起了小时候那个活泼,笑声大剌剌,说话也大剌剌的自己。然后我一厢情愿地觉得自己是很幽默的人,也觉得很爽 🥸呵呵。那时无需顾忌形象,无需担心因为没仪态被骂。

随着成长,母亲会因为她自己心情差或因为觉得我的行为惹怒了她(那几乎是每天的事情),轻微的话就是从我出世第一天的”错事“骂起,她的方言粗话我没少听过;如果遇到那天她心情特差,完蛋!她会立马把她之前就绑好的一大捆藤条不停地一边往我的身上抽打,一边重复碎念着“旧账”(不然何来这么多理由让她抽几百鞭?)。有时,她还会因为我说了“不吉利”的话而赏我巴掌。这是我感觉最被羞辱的行为;试想一个高中生当着其他家人面前被大人赏巴掌,而且还是在我开心的帮忙她准备晚餐的时候,我感觉她总是在我快乐的时候给我致命伤害。当然免不了,被扯拉头发,被指甲刮耳朵头皮至受伤出血,都是家常饭。

她让我觉得我不配得到快乐,她让我觉得她讨厌我感觉快乐。我让“倒霉”陪伴我,我无时无刻保留着“随时会被虐待”的想法。我不想快乐,因为如果快乐后的瞬间被打入十八层地狱,那是很糟很烂的感觉。

于是,我开始对世界保留,异常敏感他人的情绪想法,我认为这个世界是:强者放屁也是有理,弱者有理也被怼 “so what?” 的社会。然后现在长大了,开始注意要有淑女形象,要像自己是明星偶像般的举止展现女性魅力,斯文大方,为了在别人心中加分加分。(即便我知道根本没有人在意我)

我不自觉地把这些年别人对我的批判,收集在脑里,一而再再二三用它们来“对付”我自己。

我不知道,在这几十年被“环境”塑造成现在寡言多做,已经许久无法做回自己的我,能否回到以前,重新忆起找回像这俏皮音乐般的,做个爱笑俏皮的人。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小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